专业•深度•独家

Professional•In-depth•Exclusive

专题研究 RESEARCH

专题研究

我国制造业海外收并购屡屡受阻,高新技术企业“走出去”任重道远

2017-01-16 429浏览 标签: 中国海外收并购
        近年来,随着我国推进“走出去”战略,我国企业打开了海外并购新局面,尤其是高新技术领域投资不断增加,拓展了资源、技术和市场渠道。2016年我国海外并购开局喜人,而临近年末却屡屡受阻。种种情况表明,我国制造业海外并购正经历着重大考验。


一、案例:爱思强收购案一波三折 最终宣告失败

       爱思强(Aixtron)是德国著名半导体材料企业,在金属气相沉积(MOCVD)设备供应方面全球领先。因市场原因,爱思强近年经营困难并陷于亏损。2016年7月,中国福建宏芯投资基金向爱思强发出6.7亿欧元的收购要约。9月,德国联邦经济部通过了该项收购,但10月又宣布重新启动审批程序。12月2日,美国总统宣布阻止此项收购,称中方这一收购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12月8日,福建宏芯宣布因交易条件无法实现,对爱思强的收购要约失效。

       对我国而言,收购爱思强公司不仅可以为中国LED企业找到稳定的供应商,而且还能打通MOCVD设备制造整条产业链;对于爱思强而言,中资收购可以为其带来充足的现金流,并打开最富有活力的中国市场,助其摆脱财务危机。但这一收购受到了来自美、德政府的压力,一波三折,被迫终止。


二、我国企业海外收购频繁受阻 多方原因应引起重视

(一)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等组织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阻挠我国收购海外高新技术企业

       美国对高科技企业海外收购有着极为严格的限制,其中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扮演了关键角色,其审查范围从国防军工到尖端科技,甚至包括外国公司的在美业务。2012年后,中国成为受CFIUS审查最多的国家,其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接连阻挠我国收购高新技术企业。2015年至2016年末,CFIUS先后否决了清华紫光对镁光科技、西部数据及闪迪公司的多项收购。2016年1月,CFIUS阻挠了我国投资者收购飞利浦旗下子公司Lumileds照明业务的要约。2月,行业元老级企业仙童半导体发出公告,拒绝被华润和华创组成的中资财团收购,原因是交易无法通过CFIUS审查。同月,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与瑞士先正达(Syngenta)价值43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也因CFIUS等监管机构的审查几次被延期。

        12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采纳CFIUS的评估,宣布否决福建宏芯收购德国爱思强在美业务,这是逾25年来美国总统第三次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否决商业交易。在以往的案例中,迫于CFIUS的威慑和压迫,收购双方往往在审查或调查过程中便主动放弃收购要约,而前两项坚持收购直至动用美国总统否决权的收购同样来自中国企业。美财政部声明称,爱思强生产的氮化镓材料有军事用途,可在大幅增强武器系统威力和敏感性的同时保持较低能耗,中国一旦掌握这一材料及制备技术将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二)欧美各国针对我国国有资金海外收购进行正面抵制

1、 美国认为他国政企协同,收购其核心技术研发和生产企业

       截至2015年,在美国阻挠我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案例中,民企投资仅占7%,剩余主体均为国有企业或被怀疑“受政府控制”的私有企业。我国加入WTO后,美国专门成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监测中国贸易对美影响。这一组织在美阻挠我国海外收购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其指出,意图收购爱思强的福建宏芯由政府投建的厦门博灏有限公司控制;我国收购Lumileds案也被其指出存在有政府独资公司的参与。2016年11月,该组织建议国会授予CFIUS“禁止中国国有资本收购美公司或获得美公司有效控制权”的权力。12月6日,超过20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函财政部长,要求阻止并购基金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购美国晶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他们表示,这一资金部分来自中国政府,并与中国航天计划有间接联系,这项交易应被禁止,否则可能扰乱美国军方供应链,将导致美国国防部许多重要计划依赖源自外国的技术。


2、 德国经济部牵头严格限制海外国有资本收购行为

       近日,德经济部起草了新投资审核规则,拟针对以下情况发挥作用:一是投资由外国政府产业政策引导,二是收购方享受国家补贴,三是收购方是外国国资企业,四是投资来源国限制德企进入其市场。这项新法规可能促使其使用更广泛的否决权使中资企业在欧洲市场的收购受到更多限制。除此之外,德经济部采取了实际行动打压我国在德收购。2016年10月底,德国宣布将进一步调查以中国LED封装行业龙头木林森为首的投资团体对德企欧司朗(OSRAM)旗下灯具品牌朗德万斯(LEDVANCE)的收购,原因是该投资团体包括国有资本。而剥除照明业务后的欧司朗本身也收到了我国LED芯片供应商三安光电的收购要约。德方认为,动用近80亿欧元全资收购欧司朗对三安光电来说是“蛇吞象”的行为,并非力所能及,因而这一收购背后必有中国政府资金支持。


3、 澳大利亚提出对拥有国有企业身份的海外投资者进行额外审查

       2016年8月,以此为由,澳大利亚阻止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长江基建买下其国内最大配电网络Ausgrid股权。而这部分股份最终以低于我国报价3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两家澳大利亚本土基金。

(三)各国欲控制技术和争夺市场,为我国海外并购带来阻力

        一方面,欧美对我国高新技术领域戒心很重,担心我国掌握先进技术打破其技术封锁。美国阻挠我国收购Lumileds的核心目的正是阻止我国获取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及技术。德国金属产业工会近日也表示因“中国收购欧司朗可能导致关键技术外泄”,坚决反对该项收购。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KUKA)近95%股份后,德经济部专门提出要加强对中资并购的限制和监管,保护本国关键技术。

另一方面,美欧担心我国海外收购为其市场带来冲击,改变贸易壁垒和产业格局。由于技术含量高,制造工艺复杂,MOCVD设备市场长期被德国爱思强和美国维易科(VEECO)两家巨头垄断,共同占有我国90%的市场份额。此次收购引起了美国担忧,认为该项收购会冲击其MOCVD设备市场,打乱贸易格局。2016年11月,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表示将深入调查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对市场和产品价格的影响,导致该要约延期至2017年1月。


三、我国该如何应对在海外并购热潮中的挫折?

       近年来,在“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的鼓励下,中企海外并购已成燎原之势,2016年后更成为了高新技术领域及制造业全球并购热潮中的主力军。但在我国海外并购热情高涨的同时,美欧等地政策却不断收紧。2015年年中至今,我国已有超过10项大型收购受阻,交易总价值超过800亿美元。企业海外收并购有利于吸纳国外技术、拓展海外市场、帮助国内企业转型,但我对国外产业环境、市场发展、法律法规等了解不足,严重掣肘我国企业海外并购。

1、政府层面
        一是应设立专门机构为企业“走出去”提供信息服务,加强对海外机制、法律体系的研究,充分利用争端解决和申诉机制。二是开放政策,鼓励民企“走出去”,以应对国外政府对我国有资本的抵触。三是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外资国家安全审查机制,形成反制。

2、企业层面
        一方面要积极组建专业咨询团队,在收购遇阻时与对方企业共同寻求解决方案;另一方面要有意识地选择创新能力强的高新技术企业,特别是具有潜力的中小企业和早期项目。
   

       习总书记曾指出“引进高新技术不能抱任何幻想,核心技术花钱买不来”。收购优质的海外高科技公司,逐步实现技术转移和消化吸收固然重要,但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海外收购。在寻求技术突破时,要“紧紧牵住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这个‘牛鼻子’”,只有坚持“走出去”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两条腿走路,才能不因海外并购受挫影响了我国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