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深度•独家

Professional•In-depth•Exclusive

专题研究 RESEARCH

专题研究

特朗普科技相关领域政策分析专题报告

2016-12-19 397浏览 标签: 特朗普美国政策导向

一、背景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的震撼已逐渐冷却,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他在未来四年,甚至八年总统任期内的政策走向,国内外主流媒体普遍认为,未来美国在科技领域的走向并不十分明朗。

目前,全球仍将美国视为科技领域的标杆。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对于国家收入增长和竞争力至关重要。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科技政策被认为是积极的,而商业大佬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却没有展现出较对手更高明和更受欢迎的科技观,尽管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豪言壮语和就任之后的谨言慎行形成一定的反差。我们通过将他在科技相关领域的言论及承诺汇集总结,结合各界反馈,综合评估在特朗普统治下美国的科技领域未来走向。

二、特朗普在科技相关领域的政策主张

(一)能源政策

特朗普在竞选时称气候变暖是个骗局,一再否认气候变化是由人类引起的这一科学结论,曾明确表示将在“百日新政”中取消《巴黎协议》并停止支付给联合国的排放税。不过,11月22日,特朗普却一改口风,对是否退出旨在对抗气候变化的重大国际协定表示持开放态度。正如路透社所评论的,在全球变暖上的态度改变标志着,随着进驻白宫的日子即将临近,特朗普可能将部分抛弃掉竞选时的说辞。

特朗普在能源政策上,对美国“第一能源计划(America First Energy Plan)”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计划。其中较为瞩目的是特朗普主张美国要实现能源独立,完全脱离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或其他任何侵犯美国利益国家的能源进口。近年来美国的能源自产自足能力已经开始逐渐增强,在能源独立方面美国历届政府均有所考量。特朗普的能源计划包括开发美国50万亿美元的页岩油、石油、天然气以及能用数百年的清洁煤,在能源行业创造至少50万人的新就业岗位,鼓励使用天然气等资源,以解决污染排放和降低能源价格的问题等。

特朗普对传统能源情有独钟并对清洁能源政策表示不满,他力图通过挽救传统能源拉动就业。这些将导致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岌岌可危,对未来美国清洁能源领域的发展形成阻力。

(二)科学研究

当前全球各国在创新研发上激烈竞争,虽然美国年投入的科研总数是绝对意义上的全球霸主,但在人均研究支出方面,美国近年来已经下降到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第九位,这主要是由于联邦研发资金的削减。科技界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可能会破坏美国的科研计划,其政策的出台大多基于短期经济利益而非科学利益,联邦研发资金方面可能会被进一步压缩。

在太空探索领域,特朗普主张“保持美国在全球太空领域的领导地位”、“扩展公共和私人的合作伙伴关系”和“NASA任务要向深空转移”等,与奥巴马的航天政策基本吻合。但在资金投入方面,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应该多在基础设施方面增加投入,这比把钱投在美国宇航局更重要。总体上,美国在太空探索上前景并不清晰,美国未来“重返月球”能否回归,“火星之旅”能否按计划完成,都要等待特朗普政府的进一步行动。

在军事领域,特朗普作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从军校毕业的总统,在竞选过程中,他多次强调要加大军费开支,恢复美国强大的军事地位。美国在发展诸多前沿技术上,均是从军事应用领域着手,尽管目前特朗普对于军事领域的科学研究并未表达明确看法,但从强军战略分析,未来美国在此领域依然会保持勃勃生机。

在其他领域,因为特朗普此前否认气候变化的存在,将引发一系列影响。NASA地球科学项目的预算将遭到削减,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领域和固碳技术的研究可将受到一定阻碍,而传统能源领域的科学研究将有望得到有力支持。而生命科学方面,美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受此前特朗普言论的影响,担心特其当选后会削减公共科学研究预算。

(三)教育和科技人才

美国想要在创新驱动的全球经济中取得成功,那么促进STEM教育至关重要。特朗普建议将学生贷款决定和就业前景进行捆绑,促进推动STEM专业的高预期工资,也就部分STEM专业学生没有找到工作的现象,展开并不缺乏熟练STEM技能工人的争论。

在教育创新上,特朗普放出最大的狠话莫过于废除Common Core(共同核心课程),呼吁让美国学校处于一种自由竞争的状态之中。

美国国家创新体系的长期优势之一是其能够有效利用科学技术人才,无论其来源如何。在科技人才的移民政策上,H1-B签证的未来引发科技界的重点关注。特朗普似乎相信H1-B被滥用来引进廉价劳工,而不是技术人才。他倾向支持高科技移民,尤其是移民到美国就读顶尖大学,可能修改或者取消H1-B签证,改为采用其他方法来制止他所认为的滥用情况。

注:H1-B签证这是一种特殊专业人员的临时工作签证,这种签证发放给美国公司雇用的外国专业员工。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三年,可再延长三年,六年后如果签证持有者的身份没有转化,就必须离开美国。H1-B签证对科技公司很重要,可以藉此从世界各地招聘专业开发人员和工程师。这是一种临时工作签证,但是科技公司可以选择协助雇员申请无限期留驻美国。

(四)税收政策

政府可以通过利用税收政策鼓励私营部门的研发和投资,从而鼓励生产力、刺激创新,为私营部门投资创造有利的环境。特朗普承诺全面减税,主张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目前的35%降至15%。特朗普还承诺把流向海外的制造业就业机会重新带回美国,并提议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征收10%的税,将所得税用于投资美国经济落后的州。目前,特朗普方面并未公布在企业研发税收抵免、创新和加速折旧等领域的税收政策。而在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率方面,特朗普主张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较低的12%、25%和33%三档。

(五)贸易政策

由于大部分美国经济发展以创新为基础,公司的固定成本和边际成本相对较高,所以正确的贸易政策对于确保美国企业公开和公平地进入全球市场至关重要,可以促进美国的生产力、创新和就业。特朗普竞选期间承诺将就NAFTA(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进行谈判,反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加强贸易执法,对进行所谓不公平倾销和补贴的国家(中国、墨西哥等)征收惩罚性关税。11月21日,特朗普通过视频阐述了他上任100天执政计划,他表示,将会在上任的第一天,发布总统行政令,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本、秘鲁以及澳大利亚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成员国在近期散发出信号,如果TPP停摆,则转向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美国国会下属顾问机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则在其最新年度报告中援引数据称,如TPP生效而RCEP也同时生效,那么中国可获利720亿美元;在TPP生效而RCEP未能生效的情况下,中国将损失220亿美元;而如果TPP失败但RCEP生效,中国就将获益880亿美元。

(六)互联网和信息技术

当前,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在改善经济和生活质量扮演重要角色。特朗普当选总统将会给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监管政策带来重大变化,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的网络中立原则可能被推翻或削弱。但特朗普曾经承诺暂时中止新的监管政策。除了网络中立原则外,特朗普尚未谈及他有可能改变的任何电信监管政策,也没有披露关于扩大宽带覆盖范围的任何计划。针对网络安全和加密方面,他呼吁立刻对美国的所有网络防御措施和缺陷展开评估,包括关键的基础设施,评估团队必须由来自军方、执法部门和私有领域的人共同组成,以阻止网络攻击,确保网络安全。

11月14日,美国互联网协会给特朗普发去一份联名信。该协会的40家成员公司中包括美国的科技界巨头谷歌、亚马逊、Facebook、Uber、Airbnb和Twitter等。公开信提及的一些政策目标与特朗普的优先政策吻合,比如放松对共享经济的政策限制,对知识产权所得的利润实行减税,以及向欧洲施压,令其不要为美国互联网公司在欧洲的经济活动设置障碍等。但在有些政策目标上,硅谷的诉求就与特朗普的意见相左,其中就包括硅谷要求对科技产品进行严格加密,以防执法机关以犯罪调查为由要求获取数据;支持最近针对美国政府监视计划的改革;以及维持网络中立性规则等。

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是美国竞争力和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特朗普政府需要采用智能政策,以促进诸如远程医疗、人工智能、智能交通系统和电子政务等领域的进一步发展,也需要解决复杂的诸如网络安全、版权和数字贸易等政策问题。

(七)其他

特朗普还计划开展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修正一部分法规,这些也会对美国的科技领域产生不同层面的影响。目前,有许多科技相关领域特朗普尚未发表任何看法,诸如版权、专利、农业创新、强制性转基因食品标签、医药监管等。

三、总结

全球各大媒体对于特朗普的评论标签普遍是“不按套路出牌”、 “不靠谱”、 “不可预测”这几个关键词。整体上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主张“去全球化”。在科技相关领域的大胆言论和观点,许多是为其竞选谋略服务的,想要真正实施,困难重重。例如特朗普曾呼吁把苹果公司生产基地搬回美国,以谋划美国智能制造产业的长远布局并促进美国人口就业,借此调动中下工薪阶层的兴奋情绪。但是想在美国本土克服产业链集群脱美国化和大规模且廉价的制造人才缺失困境,由此导致漫长的产线建设、培训过程、高成本支出等,显然资本家们并不想承担此重任。

特朗普当选后将面临不同的责任,即如何引领美国更好的维护国家利益。这需要平衡不同的利益集团、不同的派别、不同的社会需求。所以近期,特朗普的许多观点出现了“软化”甚至“扭转”。未来,特朗普需任命一个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或工程师作为科学顾问,担当起科技领域重任,方才是明智之举。而对于特朗普统治下美国的科技领域未来走向,我们持开放态度。

 

留言(0)